當前位置:首頁 > 文藝天地 > 散文

平江,穿越時空的守候

發布日期:2017/9/18 14:41:27     瀏覽次數:9601

蘇州是中國著名的歷史文化名城,素來以山水秀麗、園林典雅聞名天下,有“江南園林甲天下,蘇州園林甲江南”的美稱。

據記載,蘇州城內有大小園林將近200處,其中滄浪亭、獅子林、拙政園和留園分別是宋、元、明、清四個朝代園林藝術風格的代表,被稱為蘇州“四大名園”。還有網師園、環秀山莊、藝圃、耦園、退思園……都是蘇州值得品味的園林,更不用說聞名天下的“姑蘇城外寒山寺”了。但第一次到蘇州,在蘇州呆了兩天,沒有去一處園林,也沒有去寒山寺,卻去了兩次平江街。

第一次踏入平江街是傍晚。晚餐后同伴相約去逛山塘步行街,可來到山塘便發現,除了穿街而過的江南小河,與其他城市的步行街似乎沒有太多不同,商鋪鱗次節比,人頭攢動,喧鬧繁華,立時沒有了步行閑逛的興致。幾個人便打車來到了平江街。

平江街沒有夫子廟那"天下文樞"的大氣磅礴,道路也就兩三步寬,也沒有山塘街的鼎沸喧嘩,與山塘街迥然兩個世界。

夜幕時分的平江街游人不多,青石鋪設的街巷微微泛著青光,默默沉浸在或黃或紅或綠的燈光中,沿路的茶館、客棧、小吃店,咖啡館、美術館、特色書店、手工藝品等各式精巧小店,外表低調,文藝,安靜的立在街邊,掩隱在木制門板之下或綠蘿藤曼之中,優雅,矜持、內斂。偶爾有騎三輪車的小販從身邊路過,吳儂軟語的叫賣聲,悠悠回旋在夜幕中……平江,幽深,寧靜,清雅、古樸,踏進街巷的那一刻,心,就在這里安放了……

來到一處門扉緊閉的茶室,隱約聽到里面傳來的昆曲麗聲,但一問表演時間快結束了,便心想了第二天再來,聽昆曲。來蘇州,怎能不聽昆曲?

“一條平江路,半座姑蘇城”。平江街是蘇州的一條歷史老街,基本延續了唐宋以來的城坊格局,是蘇州古城迄今為止保存最為完整的一個區域,堪稱古城縮影,并至今保持著活力。十多年前曾去過周莊,雖都是江南小鎮,但與名揚四海的周莊相比,平江沒有太多人為恣意的雕琢和散發著濃郁商業味道的氣息,質樸,天然,更多生態。

如果說精美的園林體現的是姑蘇官僚士大夫的閑適文化;城、塔、寺、觀體現的是姑蘇的帝王和宗教的歷史文化;那小橋、流水、人家的平江街,體現的則是姑蘇普通百姓的市井生活。或許,這里才是姑蘇亙古流年的靈魂與情湯。

白天的平江街舒爽、清朗、閑適。“君到姑蘇見,人家盡枕河,古宮閑地少,水港小橋多”。和許多江南小鎮一樣,穿鎮而過的狹窄河道,一座座雕刻精致的石橋,傍河而筑的民居……平江街河街并行,相依相伴,水陸相鄰,縱橫阡陌。青石鋪就的石板路,順著河岸彎曲延伸。路中央,有好幾口被圍欄保護的古井。街河兩邊,粉墻黛瓦、飛檐翹角、木柵花窗的古舊建筑,自然閑適,妥帖的互相包容,各自安好。

東部臨街房子已改為各具特色的商用店鋪,“魚香飯稻”、“綠竹翁”、“停云香館”、“品茶聽琴”、“彼岸”......各種小店的名字都透著小清新和文藝范。西部臨水還是普通的民居。晃眼看去,很多老房子門楣古舊,油漆斑駁,山墻上外皮脫落,顯得蒼老衰敗,但細品,則散發著江南民居建筑藝術疏朗淡雅、簡約平和的韻味。看上去,許多建筑、景物很有一些年代了,雖有些滄桑,倒也不見多少頹墻廢和遺跡,它們或許也有過升沉榮辱,但大約未曾擺出過太堂皇的場面,因此也聽不出類似于朱雀橋、烏衣巷的滄桑之慨與歷史浩嘆——平江的歷史路程和現實風貌,似乎都顯得平實而耐久,狹窄而悠長,仿若經緯著它們的石板巷道。

河上每隔一段便有一座古老的石橋,將商業街和生活民居、橫街窄巷連接起來。

漫步平江路,從那些似懂非懂極有古韻的吳儂軟語中,從那些滄桑的建筑和古井中,你仿如感覺千年姑蘇并沒有遠去,而是像個耄耋長冉的老者,坐在你的身邊,帶著淡然恬靜的神情,有一句沒一句,給你娓娓述說那些遙遠過往,世事滄桑。

初夏的平江,“嫩黃楊柳未藏鴉,隔岸紅桃半著花”的初春美景雖漸行漸遠,但河岸邊古老的香樟、垂柳,翠綠,婆娑。街巷、老屋墻邊的竹叢花木、屋檐下吊著的花籃、窗邊的爬墻虎、金銀花、藤蘿蔓草,繁盛,昂揚。荼靡粉白的花朵,開放在綠葉叢中,隨著清爽宜人的微風,愜意搖曳。金銀花、香樟和荼蘼的花香,在空氣中淡然彌漫。

碧水微波的平江河,緩緩流向遠方,河上不時有身穿藍花布衫的船家,唱著軟噥的江南小調,搖櫓駕舟,悠悠從橋下劃過……

香樟樹蔭下,幾位老婦人手拿蒲扇,坐在石凳上聊天、納涼,一只小狗靜靜趴在旁邊張望。一位白發老者半躺在岸邊垂柳下的藤椅上,身邊石欄上放著老式的收音機、暖水瓶和搪瓷茶缸,收音機里播放的評彈音樂聲,時弱時強。河邊一中年婦女和一個孩子在捶洗衣裳......

深入生活民居的小巷,不時會碰上雕梁畫棟、庭院深深的古宅。雖門戶緊閉,但建筑精美的細節無法不讓你暢想……多少達官顯宦、才子佳人曾經在這里過著鐘鳴鼎食、笙歌管弦、浮華豪奢的生活?“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物換星移,嘆朱門,多少繁華消歇?!如今,這些王謝朱門早已人去樓空、寂寥落寞,但千年姑蘇舊夢,卻在普通民居那平淡瑣碎、世俗日常的生活中,日復一日,在平凡卻不朽中傳唱……

離昆曲表演還有兩個小時的時光。在一家精雅的茶館前,我要了杯茉莉花茶,坐在柳樹陰下小河旁,放下手機,閑看街巷人來人往,等待昆曲《牡丹亭》開場……

(文/趙國英)

版權所有:九三學社云南省委員會 滇ICP備13005073號 Copyright©2004-2013 www.zdfaoq.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871-65152994 技術支持:沃德軟件 滇公網安備 53010202000710號


微信公眾號

點擊進入社員之家
徐州报亭赚钱不 华东i5选5带坐标走势图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 幸运赛车技巧 深圳风采奖金计算最高 山西体十一选5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 北京快中彩开奖记录 福彩好彩一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海南体彩4 1开奖历史 江苏快三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排列5直选组合复式介绍 贵州快3官网 江苏快三遗漏天数 甘肃11选5助手官方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