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學社與反美扶日運動

發布日期:2016/11/24 15:48:36     瀏覽次數:11857

今年4月到8月,我社舉辦了一次“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及社史知識競賽”活動,其中有這樣一道題目:“1947年,公開的民主運動在蔣管區愈益艱難。九三學社上海分社舉起(  )的旗幟,進行公開的和隱蔽的斗爭。”正確答案應該是“反美扶日”。不少社員對這個答案表示不解,紛紛提出疑問,以為是“反對美國,扶植日本”。其實“反美扶日”這個詞語是“反對美國去扶植日本”的簡稱。

1945年日本投降以后,美國為了實現它獨霸世界的野心,公開扶助日本軍國主義復活,造成了對亞洲人民特別是中國獨立安全的嚴重威脅,引起了全中國人民的極大憤慨。反美扶日運動就是在蔣介石勾結美國發動反人民內戰期間,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正確領導之下所開展的一場反對美國扶植日本軍國主義復活的愛國運動。九三學社是這場運動的主要發起者之一和積極參加者,在這場運動中起了相當重要的作用。

1947年7月,九三學社理事孟憲章在《大公報》上發表《急管哀弦愈逼愈緊的日本問題》一文,揭露美國扶植日本的活動。九三學社常務理事褚輔成看了這篇文章后極為贊賞,認為美國扶日是中國的最大隱憂,力主以反扶日作為九三學社上海分社的主要工作課題。褚輔成于是召集孫蓀荃、笪移今、吳藻溪、孟憲章等九三學社成員,并邀請各方面民主進步人士,在上海市北京東路第二區繅絲同業公會,成立“對日問題座談會”,表示今后要經常研究日本問題,并將座談結果,隨時公之社會。1947年8月3日,參加“對日問題座談會”的成員,在《大公報》上共同發表了第一個對日文件《我們關于對日問題的意見》。文件除了主要揭露美國在經濟上扶助日本外,還希望全國人民“提高警覺,加強研究,團結御誨,發奮圖強”,使抗戰成果不致付諸東流。簽名者有褚輔成、孟憲章、笪移今、吳藻溪、孫蓀荃、王造時等15人。

此后隨著美日關系的變化,“對日問題座談會”又在《大公報》上先后發表《我們關于對日和約的主張》、《我們對召開對日和約預備會議的意見》、《針對美國積極助日、中國應有的對日政策》等三個文件。這些宣言在上海通過“大教聯”(如李正文、張志讓、曹未風等人)、各民主黨派(如施復亮、楊衛玉、宦鄉、陳仁炳、李世璋等人),在北平、南京則通過九三學社總社及南京分社,在廣州、武漢等地則通過私人關系,婦女界則由曹孟君、孫蓀荃負責,廣泛征求簽名。九三學社聯合各民主黨派及民主進步人士通過“對日問題座談會”連續發表宣言,不斷地揭露美國扶植日本侵略勢力復活的罪惡,對于提高人們對美國扶植日本的警覺性,起了相當的作用。在這一過程中,中國共產黨對九三學社及各民主黨派的活動給予了大力指導和支持。正是在中國共產黨的指導下,在九三學社與各民主黨派及各民主進步人士的共同努力下,反美扶日運動逐步擴大,成為國統區人民運動的一項重要內容。

1948年5月至6月間,國統區人民的反美扶日愛國運動迅速達到高潮,成為全國性的轟轟烈烈的群眾運動,學生成為這一運動的主力軍。九三學社同其它民主黨派共同高舉反美扶日大旗,積極地參加了這一運動。其間,九三學社理事孟憲章、盧于道、笪移今和其他各民主黨派成員如陳仁炳、周谷成、馬寅初、施復亮、史良等人先后應邀到圣約翰大學、交通大學、《觀察家》雜志社等單位作反美扶日演講,或參加座談會,表示對學生運動的支持。6月8日,九三學社成員許德珩、袁瀚青、樊弘、薛愚和北平各大學教師437人,發表了《反對美國扶日致司徒大使書》。6月15日,梁希、潘菽、金善寶、笪移今、孟憲章、吳藻溪等九三學社成員和其他民主黨派、民主人士282人在《大公報》共同簽名發表了《對美國積極助日復興的抗議》。  

轟轟烈烈的“反美扶日”運動,不僅沉重地打擊了美帝國主義,也沉重地打擊了國民黨反動派。由九三學社參與發起的反美扶日運動成了號召各階層進步人士的旗幟,成了團結民主分子間接進行革命工作的方式,成了獨裁政權下反蔣統一戰線的政治斗爭。歷史是一面鏡子。美國扶植日本,為日本右翼勢力的復活埋下禍根。正是在美國的庇護下,戰后日本對于過去發動的那場侵略戰爭的罪行沒有進行認真清算,鼓吹侵略有理的“皇國史觀”沒有得到徹底否定。如今,日本右翼勢力否認、歪曲和美化侵略歷史的謬論肆意泛濫,為軍國主義戰犯招魂的政治丑劇連年迭演不斷,政治右傾化日趨嚴重。九三學社前輩們當年的許多擔心和憂慮已經慢慢變為現實,這充分證明了他們發起和參與的反美扶日運動的重要性,證明了他們在反美扶日問題上的深謀遠慮。

來源:九三學社中央研究室 喬發進)

版權所有:九三學社云南省委員會 滇ICP備13005073號 Copyright©2004-2013 www.zdfaoq.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871-65152994 技術支持:沃德軟件 滇公網安備 53010202000710號


微信公眾號

點擊進入社員之家
徐州报亭赚钱不